同时

2020-05-19 21:54

泥沙多?“长江水不同于黄河水,丹江口水库的水质很清,而且取水口很高,所以根本不会存在泥沙问题。”

王光谦为此还讲到了三峡。2011年,在三峡工程顺利完工之后,国务院批复了《三峡后续工作规划》,就库区经济社会发展、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及库区地质灾害防治等6个方面做出了详细的规划。

“目前应该借鉴三峡的经验, 建议在‘十三五’期间,启动《南水北调后续工作规划》,针对库区经济发展、水源地保护等方面,使库区经济尽快转型升级、实现绿色发展,使库区人民尽快富起来。”王光谦说。

作为南水北调水源区——河南南阳人,十多年来,从南水北调前期的工程论证,到最后全线正式输水,王光谦和南水北调结下了不解之缘,参加了30余次的调研活动,仅全国政协组织的便有十多次。

“上述问题其实是外行人说的外行话,都不值一驳,公众更应该关注长期的水环境保护,进而关心库区的经济社会绿色发展问题”。王光谦表示。

“在不同的时期,我所关注南水北调的重点也不一样。”王光谦告诉记者。

同时,在北方也有不少冰期输水的成功案例。比如京密引水渠,这是一条位于北京市境内的引水渠,也是北京市最主要的供水线路,有“北京市民日常饮用的三杯水中,就有两杯是通过京密引水渠输送”的说法,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因结冰而导致水输送不利的现象。”

在建设初期,王光谦所关注的是全线的输水能力问题;而在建设之中,他所关注的是水质问题,即能不能确保一江清水送北京。“现在看来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就在前两天的全国政协委员活动日上,我还在向同行的人炫耀:南水的水质可比北京的水好得多了。”

易结冰?“清华大学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验证单位之一,所以十多年前,我们就认真研究过冰期输水问题。我们通过在结冰期加大水的流量的做法,让水位高一点,冰盖在上面,下面则有足够空间走水,所以冰期输水不是问题。

输水慢?“南水北调渠首陶岔口海拔145米,北京取水口团城湖大概是45米,也就是说,南阳比北京高100米左右,所以南水从南阳到北京,只要输水管道通畅,水想不流都不可能,这是千古不变的“水往低处流”的大自然规律。而且流速是可以通过水量调节。”

近日,一篇题为《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》的文章在网上疯传,也让不少人开始对这项经过50年研究论证和12年建设的工程表示担忧。记者针对这些问题采访了全国政协常委、中科院院士、水利泥沙专家王光谦。

“就拿我的老家南阳来说,本身是个经济落后地区,gdp大概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/3。为了确保水质,南阳很多工厂关停,为清水送北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。北京人民喝上甘甜的南水,我想除了感谢水源地人民所做的牺牲之外,能不能将北京先进的文化、技术、人才也通过这条‘千里长渠’输送给广大库区人民,和受水区实现共同发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