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女儿不是自己的

2020-02-06 04:59

昨天下午,瑞安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黄某的事纪委已立案,还在调查取证阶段。“由于涉及鉴定等环节,有一套流程要走。等处置结果出来,除了个人隐私,相关信息会及时对外公布。”

黄某今年60岁,曾在瑞安一乡镇当党委书记,后来担任瑞安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,目前为劳模办负责人。

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陈一来表示,作为受害人,一度蒙在鼓里的杜先生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。按照《婚姻法》的规定,他可以提出离婚诉讼,并就已经付出的抚养费要求妻子及黄某一并返还,同时向二人索要精神损害赔偿金。

2007年妻子怀孕,第二年生了个女儿。杜先生喜不自禁,他让老妈过来照顾,但也被妻子支走了。

作为党员干部,黄某的行为严重损坏了党员干部的形象,应受到党纪处罚和行政处分。此外,根据《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》,违反规定超计划生育的,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开除处分。

第一次去上海鉴定的结果,女儿非亲生。杜先生不愿相信,再次到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,依然排除了他和女儿之间的亲生血缘关系。

对于唯一的女儿,杜先生视如掌上明珠。杜先生说,他和女儿很亲,女儿要什么买什么,几乎每天都带女儿去公园散步。

于是,他向黄某提出私了,索要一笔抚养费,但黄某没有答应。一气之下,他向瑞安市计生委举报了黄某。

黄某对这个外甥女显得很关心,每年都免费给他们夫妻俩送体检卡。

杜先生是退伍军人,今年44岁。2004年上半年,在组织部门上班的战友说,他同事有个外甥女吴某,离异后一直没结婚,想介绍给杜先生。

杜先生白天很少在家。偶尔在家,碰上黄某过来,他都热情招待,但妻子却总是催他走。“老头子喝起酒来没完没了,你去忙不要理他,我陪他。”

昨天,据瑞安市计生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经查实,瑞安市计生委已经对黄某作出了征收25万元社会抚养费的决定书。

辛辛苦苦打拼了10年,原来一直在替别人养情人和女儿,自己最终落得一无所有。

据该领导证实,黄某的事是属实的,直到他今年七八月份提出请假,单位领导才知道。而他自己,也是鉴定结果出来了才知道女儿是他的。“目前,已由纪委和计生局启动处理程序,等计生部门定性后,再进行党内处置。”

杜先生老家在瑞安北麂岛上。他说,自己没结过婚,而吴某比自己大1岁,当时还带着一个12岁的儿子。他之所以接受这门亲事,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自己条件不好,在瑞安市区也没房子,而女方有。

瑞安市总工会领导表示,黄某仍在上班,由于胃病和高血压,有时来有时不来。他是党员、公务员身份,中层干部,“平时工作表现还不错,原本今年12月退休。”

2010年,有个亲戚悄悄告诉他,他丈母娘姓谢,丈母娘的兄弟怎么会姓黄呢?(以前杜先生对丈母娘家的情况并不了解。)

刚结婚那年,黄某很少来家里。从第二年开始,他以舅舅的身份,白天经常来,频繁的时候一个星期来三四趟。

10年前,他经瑞安一公务员介绍,和现在的妻子结婚,后育有一女。没想到,妻子是公务员的情人,连女儿也不是他亲生的。

杜先生说,看到鉴定结果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崩溃了。但静下心来想想,虽然女儿不是自己的,但抚养了这么多年真的舍不得。“而且,这么丢人的事,我也不想公开,最好悄悄离婚,自己把女儿养大。”

他觉得妻子和黄某之间肯定有问题,此后便不让黄某来家里。但事情并没有因此平息,夫妻俩的矛盾升级,经常吵架。

杜先生说,“舅舅”频繁来家里,他不是没有怀疑过,但没证据。女儿出生后,他就没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。

今年5月,杜先生想到了做亲子鉴定。“我是这么想的,如果女儿是我的,我就带女儿单过。”

精神损害赔偿金的额度,参考该事件给受害人造成的伤害及社会影响,应按10万元顶格赔偿。

婚后,杜先生打理他的铝合金门店,赚钱养家,而妻子吴某在家做家务。

于是,他偷偷打探了妻子以前的情况:妻子在嫁给他七八年前离婚,当时黄某在妻子老家任职,两人已经认识。至于妻子和前夫为什么离婚,妻子只轻描淡写地告诉他,前夫好赌。